A、B 和 C 频率计权

在弗莱彻-芒森等响曲线章节中,我们学到了人耳的频率响应并不是平坦的,并且还随着听音电平的变化而发生相当大的变化。为尝试并使声学分析仪接近人耳的响应,频率计权应运而生。这些是人耳在不同电平下频率响应的简化版本。因此,对于低声压级时,使用A计权,它提供了大量的低频衰减(在20Hz衰减50dB并在100Hz差不多衰减20dB)和一些高频衰减(在20kHz大约衰减10dB)。A计权适合用来测量本来就是低电平的背景噪声。

B计权使用在中等声压并与A计权类似,除了低频的衰减不再那么极端,但仍然可观(在60Hz衰减10dB)。近代研究指明这种计权使用于音乐鉴赏用途上是最佳的。

就高频而言,C计权类似于B和A计权。在低频范围它几乎不提供衰减。这种计权用于高声压噪声。不同的计权方式可通过以上的图形来比较。

这些计权方式并不是非常精确,有两个原因。首先,它们是基于古老的弗莱彻-芒森等响曲线的倒数,由于当时用于测量的仪器的限制,存在大量的错误。其次,这些曲线较为简单,并没有包含在中频范围(大约3500Hz)及高频发生的曲折点。这最后一个原因是由于事实上这些计权是使用当时日常的(因此非常简单)电路来设计的。由于这些原因,计权并不那么精确,因为它们没有体现出真正的人耳的特性,尽管它们大致模拟了人耳在不同电平下变化的响应并提供了在高频和低频基础的衰减。如今基于更精确的等响曲线来定义新的计权方式是有可能性的,它们可以使用能体现更精确的人耳响应的更复杂的图形,使用当前的电子设备可轻松实现。然而,看来使用了几十年的经典标准计权已成了标准化一个更精确计权曲线的障碍。

使用上述计权的测量通过将计权的字母附在”dB”之后来表示。就是我们谈及的dB (A), dB (B) 或 dB (C)。对于特殊的应用存在其他的计权方式例如D计权,它是针对超高声压的航空噪声的。

对于测量在听音区域的扬声器箱体,我们应该在声级计(SLM)上选择B计权。如果B计权不可用且需强制在A计权和C计权之间选择,我们应该选择C计权。如果只有A计权可用,我们应该使用不计权。如果由于环境原因,我们要寻找尽可能最低的声压级读数,我们应该选择A计权,因为它是提供最大衰减的计权方式。